作者:Jack Huang/日本小商人10 月 31 日,一年一度的 Good Design Award 展開,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們,齊聚於東京六本木的 Grand Hyatt Hotel。因為玖樓共生公寓優秀夥伴們的表現,我有幸代表玖樓參與這場盛會,並為各位沒有辦法親臨現場的讀者們一揭展覽的面紗。 Good Design Award:解決問題,就是設計然而,設計究竟是什麼呢?一說到設計,部分的人可能腦海浮現的詞彙是「產品」、「形象」、「時尚」,這些說法或許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單單這幾個詞彙,卻沒有辦法更準確的解釋何謂設計。雖然我本身不是設計師,但是透過與設計圈朋友的對談讓我理解到,不論是有形的產品、建築設計,又或是無形的商業設計,都是透過各樣的靈感、方法,改善或是解決生活現況。也就是說,設計其實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的方法。舉例來說,這次玖樓得獎的內容嚴格來說也不是傳統大眾所認為的設計。玖樓於2015年起改造了 10 間老公寓,打造客廳、廚房成為類似咖啡館的半開放空間,秉持著「房子是租來的,但生活不是」的想法,在疏離的城市中重新建立社群,共同想像並實踐理想生活的樣貌。面對老人獨居以及青年蝸居,玖樓與新北市政府共同推動青銀共居計畫。透過玖樓的服務,我們想要創造人與人的連結、營造出公共性的可能。Good Design Award(以下簡稱 GDA)創設於 1957 年,最一開始正是為了解決日本在戰後的剽竊問題。當時因為日本的設計大量的模仿其他國家,英、美、德三國透過盟軍總司令部提出抗議進而衍伸為外交問題。日本政府為了根除抄襲的情況實施了登錄及認定的制度,並成立了「意匠獎勵審議會」來鼓勵優良創作,後來此審議會與「產業設計協議會」統合為「優良設計專門分科會」而轉變成了用來選定優良設計的一個制度。透過頒發 G 標章,認證合格而實用的現代設計。從第一階段「日本復活時代」、第二階段「日本原創時代」、第三階段「價值變化時代」、第四階段「價值多樣化時代」,到最近幾年的第五階段「共享時代」,60 年來,GDA 見證了日本社會及全球局勢的變遷。 台灣之光 Gogoro,激烈票選後位列第二GDA 今年總計頒出了 G 標章認證給 1,300 個作品,大會更會從中評選出 Best100,再進一步挑選出 6 個 Project 參與最終評比。其中唯一入選「六強」的非日本企業,正是台灣之光「Gogoro」。 「六強」代表須先依次上台進行發表,接著便由 1,300 組得獎人現場投票決定名次,一組只能有一個代表上台投票。投票結果出爐,第一名是「寺廟零食俱樂部」(おてらおやつクラブ),而 Gogoro 則位居第二。有趣的是,由於一二的票數差距在 5% 以內,按規定需重新投票。經過第二輪膽顫心驚的投票後,Gogoro 仍以 70 票的差距,輸給了「寺廟零食俱樂部」──儘管如此,Gogoro 依舊因這次「PK 賽」,在日本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兒童貧困問題」與「寺廟消失危機」,有什麼關係? 想必台灣人都對 Gogoro 耳熟能詳,在此便不多加贅述,把篇幅留給拿下第一名的「寺廟零食俱樂部」:在日本,每 7 個兒童之中,就有 1 個處於貧困的狀態,「寺廟零食俱樂部」設計了一套非營利的計畫,希望能透過寺廟,將民眾的獻給神明的供品及香油錢,提供給地區的貧困家庭,避免寺廟食物過剩造成的浪費問題,也能實際幫助到貧困家庭。 該團體認為,如果持續放任貧困狀態,有可能會對子孫的世代產生連鎖反應。此外,日本寺廟因為高齡化加上少子化的影響,而產生了「寺院消滅」的潛在問題。透過「寺廟零食俱樂部」這個制度,能夠在不勉強、不增加多餘花費的情況下,讓民眾能輕鬆的參與援助,藉此讓更多人了解到貧窮問題的急迫性,並預防寺廟消失的危機,可謂一舉數得。或許有的人會覺得:比起「寺廟零食俱樂部」,「Gogoro」的商品才更像是設計,但是正如本文開頭提到設計的定義,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提供的方法。第一名的「おてらおやつクラブ」與第二名「Gogoro」,分別為「貧困、飢餓」及「能源、污染」這兩樣人類將面對的終極問題,提出了解決的方法──無論有形或無形,都稱得上是優秀的「設計」。如果是你,會把票投給誰?因為一組只有一個代表能上台投票,所以我這次沒有機會親自上台面對這個選擇。活動結束後,我反問了自己:假如是我必須為天秤的兩邊──也就是「貧困、飢餓」及「能源、污染」──做出選擇時,我會把票投給誰?為台灣爭光的品牌出國比賽,幫忙加油灌票本是個天經地義的舉動,然而在這次 GDA 的活動上,我想我會選擇投給「寺廟零食俱樂部」。原因是,我認為 Gogoro 是設計來解決「摩托車」所造成的能源及污染問題,在這次的設計獎上有個劣勢,即日本的摩托車數量相較於東南亞國家,來得稀少很多。日本的大都市居民一般都使用大眾運輸工具通勤、通學,所以多數的日本人可能無法對摩托車在東南亞造成的空氣問題感同身受。 此外,相較於需要購買有形的 Gogoro 摩托車才能減少對空氣的汙染,「寺廟零食俱樂部」的制度能使一般民眾只要像平常一樣,提供香油錢或是供品,就能在保有宗教信仰的情況下,幫助到需要幫助的貧窮族群。或許如同馬斯洛需求層次所說,人類必須先完成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飢餓),才有辦法去解決安全需求(空氣污染)的問題。如果是讀者你,又會做哪個選擇呢?※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台灣 Gogoro 榮登日本設計大獎,僅輸給「寺廟零食俱樂部」:一場評選,讓我反思「什麼是好設計?」》,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關聯閱讀】「從新竹到靜岡,我用插畫紀錄生活」──訪插畫部落客番茄 寶島台灣之「奧客傳奇」:尊重生命,請遠離設計——來自旅日設計師的諍言作者簡介:早稻田大學商學研究所MBA畢業。高中畢業後即前往東京的早稻田大學攻讀經濟,至今已旅日長達十年。有著創業家、樂團主唱、模特兒等多重身分的斜槓青年。喜歡從旅行、閱讀、極限運動等多元活動探索未知及接受各式挑戰。透過學術理論、工作及生活經驗分享個人觀點,希望能藉此讓廣大讀者了解並反思各類議題。更多論壇文章 「賣台」?如果沒賣,鄭弘儀你要怎麼辦呢? 羅智強是國民黨的趙子龍 《勞工事件法》三讀後,未來有什麼不同呢? 台灣2025世界第一! 少了故宮寶物的天龍國 有了故宮寶物的阿里山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sezulo86994 的頭像
lusezulo86994

台北當舖youtu

lusezulo8699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